首页>>小说 >>列表

初柚缔梦缔梦小说在线阅读by隳世梦全章节阅读

2021-02-23 09:30:32 字号:
缔梦第七章 马场

天光微亮,初柚便醒了。每次醒来她总觉得不真实,可是周围的一切告诉她,她是在家。

梳洗过后,她就来驿站了,没想到战纪已经等在驿站外了,两人打了招呼。

战纪看着今天一身翠绿的初柚,觉得自己心又跳动了。喜欢常有,可是心动不是见谁都有的。

初柚带着战纪,来了镜忆楼。今天是月中。

“这家今天有个戏子,戏文唱的极好。我带你听听,听完带你去看看马场。”初柚熟练的倒了杯茶给战纪。手微顿,她上次好像也给将军倒了,她竟是个倒茶的丫鬟命么,不由暗暗撇嘴。

战纪点头道谢,心上人倒的茶。嗯,比昨天的好喝。

缔梦在后台准备上台时,便瞥见初柚撇嘴的小动作,眸色渐深。看见她给战纪倒茶,同一个位置,不同的人,她倒是熟练。

只见缔梦一上台,众人霎时安静,这里有一部分人便是冲着月初表演的他来的,还好镜忆楼采取的是环形设计,除了中央的台子,周围都可以坐人,二三楼雅间也都是可以看到下方的,只是不如一楼视线好。

初柚看着那日男子上台了,便示意战纪看。

战纪望去,那人虽化了妆遮掩了容貌,可那身段是极好的,虽扮演的男子,却比女子还引人注目。

初柚看着眼前人,眼光微亮。

台上的缔梦已经开始了,今日是一出《莫思情》。

讲的是缔梦扮演的这个男子,遇见女子跟他表白,便会心动。每次你侬我侬花前月下后,女子便会因各种原因,两人无法走下去。他便一个人月下饮酒,夜不能寐独自伤神。

然后又会有女子趁机走进他的生活,然后重蹈覆辙。在他遇到第四个女子时,终于受不了那女子夜夜不回,说着爱他,却每每等不到人。他终于率先提出断了联系。

他终于决定不再爱她了。他又回到他家,一个人独自伤神,他的朋友都安慰他,可欢乐过后他还是一个人。

他也不知道他是不爱第一个人了,还是不爱第四个女子了,或者是受够了这样的感情。他不想她,不能想她,不会想她。

看到台上的男子周身悲伤的气息,众人纷纷身临其境,悲从中来。

初柚看着台上男子悲伤竟感觉自己也有些悲伤,随微惊。

“战纪,你觉得这男子唱的怎样?”初柚下意识用了男子,而不是戏子。抿了口茶压下心中的异样。

“不错,一个男子,竟让我这个男子也觉得他唱的好,他的戏文定是不错的。”战纪看了眼台上,拿起茶喝了口压压惊,他竟觉得那男子像战场上初丞相的副将。他可能疯了,那个副将他听说已经封了将军,怎么可能来当个戏子,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“嗯,是不错,只是他每月只来唱三次,这是这月第二次。”初柚的眼光隐隐透漏着一点点可惜转瞬即逝。

“哦?那倒是个有个性的。”战纪毫不意外,这般的人,有点自己的规矩和习惯,也很正常。

“走吧,带你去马场看看。”

战纪跟上初柚“是你想去马场吧。”

初柚转身“别拆穿我嘛,我这也是带你去看看我太和的马场。”

战纪跟初柚一路穿过街道,去了城外马场。

因马场的马和场地都不错,帝都很多人都会来此,那些不上战场的人家,都会让子女来此锻炼马术。除了皇宫内,还没有哪个地方有如此大的马场,而且为了练马术建马场也不划算。

着管事的牵了两匹马,初柚装作第一次骑马的样子,让战纪教她,战纪细细讲了骑马要领,然后扶初柚上马,自己也一跃上马。替初柚牵着马绳。

缔梦离了镜忆楼,接到初柚去了马场的消息,想到马场地势,转身也去了马场。

战纪初柚两人在马场边缘慢悠悠的骑着马儿转。

“战纪你可以教我骑马儿的速度快些吗?”初柚看已经走了几圈,感觉时机差不多了便提出道。

她迫不及待想试试纵马奔腾的感觉了,想想之前不得不学马虽学成还学的一身伤,她不想届时因为长时间不骑生疏了。

“嗯,可以,你自己牵着马绳,我在你旁边保护你。”略沉吟战纪便同意了,他知道初柚向往战场上的潇洒,他自不会拒绝这么简单的要求,何况有他在旁边想必也不会出事。

“嗯,我准备好了,来吧。”初柚脸上都是跃跃欲试。

战纪看着旁边的小姑娘兴致高昂,也低低的笑了“那,初柚,你可跟好我了。”说即一扬马绳。

“驾,架”

初柚一看战纪先跑了,赶忙跟上“喂,你耍赖啊,说好的在我旁边保护我呢?”手下也不忘扬起马绳。

两人在马场开始飞奔,蹄下扬起轻轻的一层尘土。

“要不我们去外面跑吧,这一直围着马场始终有些不尽兴。”初柚开口提议,言语间气息不变。

战纪也没想到初柚跑了几圈,竟然跟自己不相上下,想了下出去马场不出城应该也没什么危险,毕竟在太和帝都。就点头同意了。两人对视一眼,同时胯下的马儿飞奔而出。

来到马场外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草林。

茂密的齐人高的草在微风吹拂下摇曳,稀稀疏疏的树林遍布。

“我们比比谁先出这片草林如何?”初柚望着前方,来了比试的兴致。

“行,比什么?”战纪一口应下。

“嗯,要是你输了的话,便答应我一个愿望绝不让你杀人放火便是。”初柚想到他可能是来提亲的,便提了这个愿望。

“行,那要是你输了呢?”战纪觉着这并不亏。

“我要是输了,便也许你一个愿望。”

战纪点头应允。

“预备,开始。”初柚话声刚落,胯下马儿便飞奔而出,转瞬便拉出好远的距离。战纪见此,急忙一拍马儿跟上。只是这草有些影响马儿奔跑,再加上要避过时不时出现的树木,于是很快两人便互相看不见了。

缔梦接到两人出了马场的消息,便直接骑马来了草林,并未见到两人想来两人是进去了。转头吩咐了下去,便追了上去。

这边战纪跑了会儿,便有些分不清方向了。突然胯下马儿狂躁起来,他赶紧一拍马儿,向前跑去,没想到前面也出现几人,手里持刀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。立即转头往左边而去,几人见人丢了,立即追上前去。

那几人轻功一流,他才养好伤不久,自然不能跟他们比,只希望这马儿争气些。

突然想到初柚姑娘,不知她是不是也遇到同样的人了,会不会有危险。

可他现在连初柚在哪儿都不知道,此时肯定不能出这片草林,否则这些人见到初柚就糟了。所以只能拖延时间,看能否有一线生机。

初柚甩了战纪后便放开手脚,胯下马儿跑的飞快,可是,她发现她迷路了,不知从那边出了。于是,点兵点将点到谁就是谁。

看了眼点到的方向,她选了相反的方向。

战纪听着前方传来马蹄声,眉眼间染上了急色,看见那一抹绿后急忙运气喊“快跑,有刺客。”

初柚隐约可见前方的战纪,不曾想听到他说有刺客,急忙转头,扬鞭就跑。

两人一前一后逃命。

初柚心里满满都是怨念,怎么到哪儿都有人逼着她用武,过分。可此时先不说能不能打赢,在战纪面前定是不能暴露的。

“初柚,前方有人,小心。”战纪提醒。

初柚听到提醒,看着前面的人越来越清晰,好像是那个将军在喂马儿。

“将军,将军,救命啊、救命啊。”初柚扯开了嗓子喊道。并且胯下马儿跑得更快了。

缔梦抬头看着飞奔而来的马儿,以及马上的初柚,她身后是那战纪,和追杀他们的人。那,不是他的人!

抽出剑,便迎了上去。虽然他武功不错但不能在外人面前显露太多,一时有些放不开手脚。

打的难舍难分,战纪见此,捡起旁边的剑,杀了个想偷袭缔梦的,缔梦看了战纪一眼,随,两人背靠背,共同抗敌。一时黑衣人纷纷落入下风。

初柚躲在树后,看着两人杀人心里难免郁闷,自己不能暴露,不然这些人早死了。

其中一人看到躲在树后初柚的身影,一个闪现似想攻战纪,战纪见了往旁边一躲,那刺客扑了个空立即朝初柚而去。

初柚看着突然至眼前的刺客,吓了一跳,惊呼出声。

“啊”

战纪与缔梦听到声音,刚好看到那人一剑刺向初柚。

缔梦动作更快,手中的剑刺向那人,身形转瞬间便至了初柚眼前,伸手握住了刺向初柚的剑。那剑尖就在初柚眼前,差一点就刺到初柚。

缔梦掷出的剑也穿过那人的身体。刺客终于全部被杀死了。战纪呼出一口气,紧张的心放了下来,还好初柚没事,话说那缔梦身形还挺快的。

缔梦淡淡的松开手里的剑,献血滴落,有一滴落在了初柚衣服上,谁也没注意。


股票机构 http://www.yuceyingjia.com/zxhd/